>
快捷搜索:

封印呼唤

- 编辑:118kj开奖记录 -

封印呼唤

在我读到的书中……卡纳波里是魔法师的王国……那地方最推崇的价值是……魔法。然而现在月岛上,魔法几乎都已消失……杰洛黑暗的脸孔浮出一抹微笑。没错,他们本来并不崇拜月女王。那么月女王的信仰到底从何而来……不知道吗?嗯,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吧?杰洛说这句话的模样跟平常的他完全不同,一副坚定而权威的样子。也就是说,这问题的答案像是杰洛花了大半辈子才追查到的。是历代的摄政们所创造的人物吗?月岛的巡礼者要是听到这句话,准会受到很大的冲击并陷入愤怒之中。但达夫南实在难以置信,如此重要的事,杰洛居然到现在都还没有告诉任何人。有关卡纳波里的记载,不仅在大陆上有,像今天达夫南读到的,不就也存在于月岛上?只要看一本这样的书就会明白,不过现在的岛民谁也不想看书……喔!当大家都不读书时,事情就有可能被操控成这样;这么说来……让人们远离书本,难道也是摄政们有意慢慢助长而成的结果吗?达夫南忆起很久以前杰洛说过的话,他说岛民忽视魔法的文学、音律,而只是一味地追求剑术,他断言这就是所谓的明显退步。当时杰洛的表情就和现在一样,真挚坚决。有很多事情你都还不知道。达夫南啊,我相信你,从现在起我说的话你都会保守秘密。本来的古老王国,也就是卡纳波里,的确是有月女王的存在。虽然达夫南还没发誓说会保守秘密,杰洛却不介意地直接就开始说话。达夫南抱着大开眼界的心情去听杰洛所说的事。原来,在卡纳波里王国,月女王不是信仰,而是一种原始的哲学,仅不过是众多学派中的一支。这也是为何现在的月女王信仰,内容较少神格化的成分,反而偏向伦理学或正义论。卡纳波里王国不论是在魔法或学问上都发展蓬勃,有不少类似模式又观点不同的哲学支派,他们经常会互相争论,并且建立专属各派的殿堂以聚集弟子。就在那时候,灾难之日来临了。为了收拾灾殃,虽然大部分的伟大魔法师都还留在原来那块土地上,但为了保护后代与魔法、学问的传承,还是选拔了一万多位,外出找寻新的地方以开拓殖民地。他们在王位继承者的指挥下,登上腾空而飞的船,预定到大海另一端的土地。他们想要去的地方,比月岛还遥远,那是某块未知的大陆,是神旨所预言的地方。腾空而飞的船。达夫南一听到这几个字,就想到曾在《魔法王国的历史》一书中读过的内容,一时之间全身感到一阵寒冷。难道真有那种腾空而飞的船存在吗?但是在众多船只之中,只有一艘里面载有一百多人的飞船抵达了月岛,其余的大部分虽然也飞到了现在雷米王国北岸的白水晶群岛,但在那一带却发生了不可知的问题,结果王位继承者所乘坐的那艘最大船,坠入海中沉没了。那艘大船同时也是补给船,其他船只的燃料——虽然不知是什么燃料,但可以腾空而飞——大部分都装在里面,因此,那艘大船一沉没,其他的飞船也就无法再飞得更远。只剩下一丁点燃料的飞船,一用完燃料,都不得不真的落海航行,船队就那样四面八方散开了。那么又为何只剩一艘……?船上全是魔法师们,为何连航海都不会呢?那就是其中最大的疑点。他们愈是往北方航行,就渐渐失去魔法的力量。在岛的周围,存在某种不知名的磁场,将卡纳波里的强力魔法慢慢地变弱,只有对特定的物品或对象,施出的魔法才勉强使得上力。出乎意想之外的是,有一部分人反而比获得以前更强大的力量,而这些人正是月女王支派的人。这里的四座岛,原本如同达夫南在书中所看到的,只有各个岛名而已,并没有四座群岛的整体名字——月岛。不过,抵达这座岛的人们马上就知觉到,这地方的特殊月亮力量——也就是月女王的力量——特别地强大;也了解到因此那些一向追随月女王理念的人,才得以安然到达海岸边。他们因为已经厌倦长久的航行,而且预料再继续航行还会有意外,预备的粮食也消耗得差不多了,于是放弃了再去更远大陆的想法。不!也有可能是因为知悉月女王的力量在这岛屿上很强大,所以才故意在此定居。决定这件事的就是那艘船的船长,也就是现在代代世袭的摄政家族始祖。他们还能使用的魔法不多,只能依赖月的力量;又经过两、三个世代的光阴,不知从何时起,他们就变成了月女王的子孙,而岛也就变成了月岛。月女王的特别影响力远及到退潮小岛;到现在为止,巡礼者还是保卫着受影响的海域。至于为什么这岛的周边,月的力量会特别变强,连卡纳波里的后代也查不清楚。只知道过去卡纳波里也有一个区域,特定星宿的影响特别的强大;这是惟一的推测基础。达夫南,你有仔细瞧过大礼堂上的雕塑吗?嗯?虽然每天都会看到大礼堂,他却从不曾注意去看每一件雕塑。只记得其中有很多将月亮拟人化成女人的雕像。同时,他也想到另一个问题,大礼堂不只这一座,上回和贺托勒比武时,所去的荒废上村里也有已成废墟的大礼堂;但那里的雕塑却与这里截然不同,那里清一色只有赞扬魔法师与魔法的内容。

内容大略看来,是讲述卡纳波里人已经结束了长途跋涉,找到定居的地方,面对新的土地。以第一人称叙事的方式描写,不论是文体或用语,都和前半册截然不同。……当年为了避难,我们不得不在今日这贫瘠的土地上定居,原因乃在于我们错误地没有彻底遵从秃鹰之日所降下的神旨。此处四座岛屿,到处充斥着覆盖万年冰雪的峭壁,明显不是神旨指示的宽阔大地。当年先祖的克拉帝乌斯船队到了这块土地就停止前进,因此留给我们这些后世子孙,只可养活五百人口的小岛,作为最后避难处所。事实上,当时有众多子孙为躲避灾难逃离大陆,最后却只有一艘船只得以安然避开狂风暴浪,抵达此岛岸边;当初众人不为其他,只为成就奉行神所下之旨意。达夫南慢慢地阅读着,但是读到某一段落时,却不由自主地心中一震,再也读不下去了。……为了不要忘记先祖的过失,我们将四座岛命名为光荣之记忆、神旨之沉默、大地之丧失、归乡之祈愿。达夫南自问为何暗自吃惊,于是再逐字推敲,就找出了其中的端倪。把书中四座岛名的前面去掉,不就是现在他们所居住的四座岛吗…………达夫南的手指尖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又停下来。若依据这本书的内容,不就意味着巡礼者的古老王国,正是在灭亡之地的卡纳波里,而岛民们即是卡纳波里的后代吗?只有他自己还不知道这个真相?那是不可能的。古老王国……不管是从岛上谁的口中,都只是听他们这样称呼而已,从来没有人说那就是所谓的卡纳波里;甚至连奈武普利温也说他不知道古老王国在哪里。古老王国,古老王国……达夫南于是突然产生一个想法。奈武普利温曾经说过,摄政阁下或木塔的贤者杰洛说不定知道古老王国的位置。在他被命名为达夫南的那一天,两人坐在山坡上聊天时,他确实这样说过。达夫南一跃而起,就像上次看完这本书的那天一般,又再次把此书夹在腋下,往藏书馆跑去。杰洛正好用过晚餐,一手捧着杯外还有手垢,但装有热腾腾羊奶的木杯出来迎接达夫南,那模样令人觉得木塔的贤者这个称号确实很适合他。看到达夫南夹在腋下的书,杰洛露出一抹微笑。你总算读了那本书了。达夫南吓了一跳,因为杰洛的语气听起来像是早料到达夫南看了书后,肯定会来找他一样;虽然已经过了数次的季节交替。达夫南好不容易才开口说道:您早……早就知道了吗?如果你是指那本书的内容,我当然早就看过了,这里的书我几乎都看过了。达夫南心里又是一惊,而且这一次令他觉得不愉快。杰洛当初会送这本书给自己,莫非是打从一开始就计划好的?为什么要把这书送给我呢?您是特意送给我的吗?杰洛不回答,突然低声笑了起来,然后像是要掩饰难为情似地搔搔后脑勺。不好意思,你的反应比我原本想像的还快喔。没错,我坦白承认吧。关于月岛的真相——有些人刻意隐瞒,有些人无从得知的真相,全被写在这本书中。还有,即使只有很小的可能性,我的确是期待你读到这本书后会跑来找我。为什么呢?啊,为什么您知道了真相却不告诉岛民们,反而让我知道呢?不能给别人知道的理由是什么,我一定要知道的原因又是什么呢?此时杰洛收起了笑容,说出简短的答话:不能说出来的理由很简单,因为不希望公开真相的人就是摄政阁下。到目前为止,达夫南对摄政阁下的认知,只是孤伶伶地坐在宅邸内,操纵月岛事务的隐形人物;他的身体行动不便,也没有特殊的能力,却仍然能够掌握权位,而这全赖于古老王国留存下来的传统。但是他为何又要隐瞒赋予他权位的古老王国的实体呢?难道是因为古老王国的样貌与现在岛民们所认知的有所不同,而这点如果被岛民知道的话,可能会威胁到摄政阁下的自身权位吗?古老王国如果真的就是卡纳波里……谈论卡纳波里的书籍,在大陆还可以找得到一些;换句话说,卡纳波里的相关资料有某种程度被流传下来……可是,那件事如果被岛民发现的话,难道会对摄政阁下的地位有所影响吗?杰洛环视四周后,指了指上二楼的阶梯。两个人依序踏着阶梯上楼,如同上次一样,来到了大量书籍危险地高高堆叠的圆形房间里。房间的中央只摆着一盏油灯,照不到几尺,上方就黑漆漆的了。两个人把油灯放在中间,面对面坐下来,黑暗中灯火映红了对方的脸庞,若隐若现。就如你所说,那么,你在大陆曾经读过有关卡纳波里的书吗?真是太久以前的印象了。培诺尔伯爵的书房里,兰吉艾最早推荐给他的书——《魔法王国的历史》,那时读到的内容虽然不是全部都记得,但还记得其中一部分。根据那本书的记载,卡纳波里是一个连小孩子都会魔法的魔法至上主义国家,国家的支配者——即国王,也是魔法师,国家的所有秩序全靠魔法的权威来维持与运作……这一瞬间,达夫南领悟到,卡纳波里的故事与他所知道月岛的古老王国,有很大的不同——其中,少了一项最重要的要素。月女王,月女王在哪里?

本文由文学小说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封印呼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