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快捷搜索:

符文之子,第二十二节

- 编辑:118kj开奖记录 -

符文之子,第二十二节

就有影子跟随而去前路尽头另一端临海碧色绿山岬长长海岸长波涛小鸟展翅常徜徉回首之时归来之际水映倒影弯曲伫立伊人现身似欲迎接却如全然迷糊忘怀湛蓝眼眸茫然远杳如何知晓哭泣与否前路尽头另一端临海碧色绿山岬长长海岸长波涛小鸟展翅常徜徉这瞬间唱出的圣歌,并非经由达夫南的意志所选择,而是内心中不由自主的决定。由于达夫南的内心中对伊索蕾有所期待,所以从他口中唱颂出来的,也是伊索蕾很久以前所唱颂过的怀念圣歌。达夫南第一次听到这首圣歌,是他们俩最美丽的共同回忆,在那北边的海岸。接下来,达夫南的圣歌初次在他生平发挥作用。他们三人的身体一起腾空飞起,乘着空气像游泳般,不一会儿就降下,坐在预期抵达的海岸边。……杰洛在腾空飞行的过程中,好像忘了如何说话一样,只是看着达夫南。达夫南一面结束唱颂反复的副歌部分,一面透过杰洛所说的第三只眼猛然看见自己的未来。他发觉让他这样展现圣歌力量的机会,绝对不会再轻易来临。于是,他怀抱着空虚、悲伤,但又平静的心情接受了这一切。烈火吞噬之物欧伊吉司命在旦夕。即使移送到默勒费乌斯祭司家经过数日,还是陷入昏迷状态,而且情况和之前伊索蕾或达夫南昏迷期间不同,欧伊吉司像是随时就要断气一般,断断续续地微弱呼吸着,连默勒费乌斯祭司也无法保证他是否能活下来。最令人怀疑的是他受伤的原因,虽然很明显看出他真的是被火焰纹身,最后因窒息而昏倒,但却无法说明他那布满全身的众多伤口是从何而来;仿佛在藏书馆内和幽灵们打架一般,欧伊吉司全身到处都是黑青瘀血和撕裂伤口。特别是脸蛋,任谁都可以判断出那是被殴打所致的严重伤势。奄奄一息的弱小少年,鼻骨塌陷,嘴唇被揍歪,眼皮撕裂伤到眼珠子里面,简直令人不忍睁眼直视。默勒费乌斯祭司愤慨地说,如果是活人做出这种坏事,依据月岛律法,是足以处死的罪行。幸好杰洛的情况并不严重,但达夫南却仍然有种奇怪的不安感。自达夫南进入倒塌的藏书馆、发现他们两个人开始,杰洛的沉着态度已经到了令人奇怪的程度,但又像是有哪儿不对劲似的。虽然想要归咎于耗费一生心血百般照顾的藏书馆,因被毁而造成的打击,却又很难压抑那种莫名的感觉。藏书馆仍未开始收拾整顿,在渐渐变得翠绿的春晖树林之中,成为黑漆漆又荒凉的废墟,建筑物靠着仅存三分之一的内部支撑墙壁,胆颤心惊地竖立着,虽然里头还残留了一部分的书籍,但因为担心屋子随时会倒塌也没人去整理。有些人主张干脆把这地方拆除掉,但是被祭司们拒绝了,达夫南也差一点就给说出这种话的人狠狠一拳。但一想到月岛大部分的岛民一辈子也不曾踏进藏书馆的门槛,自然不会感到任何遗憾,就比较能够释怀了。过了三天的午后,达夫南慢慢爬上发生过火灾的山坡。想起那天与杰洛一起去秘密墓地后回来时的步伐,达夫南变得更加忧郁。当他爬上可以看到藏书馆全景的位置时,发现已有人先来了。你也来了。奈武普利温说道。原来是奈武普利温,他独自坐在山腰下,抬头看着焦黑的废墟,达夫南则默默地坐在他身旁。你每天都来这里吗?达夫南只是点点头。奈武普利温伸出手,拍掉飞来沾在达夫南头上的烟尘。两个人像这样一起坐在外面,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。不擅于使用特别温柔语气讲话的奈武普利温,将草茎嚼一下吐出后,平和地说:总觉得你好像认为自己应该对这件事负些责任,是不是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?达夫南这次摇着头,并且望向近处草地上那一点一点被吹散的灰褐色灰烬;那其中必有一块是燃烧过后的书籍一角。欧伊吉司会独自一个人在藏书馆里,是因为和我约在那里见面,可是我竟然完全忘掉了。为什么会忘掉?我和杰洛叔叔……去了岛上的墓地。关于墓地,达夫南只做了简略说明,奈武普利温似乎全然不知那个墓地的存在;至于有关幽灵的事,他就没说了,因为他现在并不想跟奈武普利温讨论那种问题,只想告解似地抒发一下。结果回来一看,藏书馆已陷入一片火海,是吗?而欧伊吉司被关在里面?门是否有上锁,我就不知道了……回想起杰洛那时进入藏书馆的背影,达夫南又不自觉地难过起来,紧闭着嘴巴。奈武普利温则像是在思索什么似的,说道:嗯……这就奇怪了,怎么会没有锁住呢?杰洛先生离开藏书馆时,通常会上锁,欧伊吉司要如何进去里面呢?因为欧伊吉司知道藏放钥匙的地方……之前就曾经听他说过。那就更奇怪了,自己亲手开门进去,为什么不在失手引起火灾时跑出来?并没有任何人阻止他,而且刚起火时火势不会那么大吧?如果是自己不小心引起的火灾,他绝对不是会先溜走的那种小孩,因为欧伊吉司把藏书馆当成和自己的身体一般爱惜。

或许您说的对,但是我比较纳闷的是地鼠那小子,他应该确实是被人殴打过,至于是谁打的,想也知道!爸爸您应该也知道是谁吧,如果那些孩子和火灾有关系,而您却放任不管,对您也不会有好处吧?不管是莉莉欧佩或摄政,均和奈武普利温和达夫南作了相同的推理,都认为是艾基文那一伙人做的。不同的是,达夫南已经从刚开始认为的全部有罪,慢慢地找寻出奇怪的线索,有条不紊地一步步接近嫌犯;而莉莉欧佩则是不管证据是什么,打算依据平时所想到的判断,立刻揪出嫌犯。艾基文是你的堂弟,没必要因这种事和他们撕破脸。莉莉,你依然认为贺托勒不合适吗?莉莉欧佩的嘴唇稍微噘了一下,就沉默了。摄政的话是对的,她一直在找寻任何可以不和贺托勒联姻的借口。莉莉欧佩还不敢把不满直接说出来,没想到摄政却先开口说:贺托勒和你都是属于青铜豹支派,确实不能说你们是符合传统惯例的婚姻。要是真的讨厌他,你有找到比他条件更好的对象吗?爸爸!莉莉欧佩只是蹙起漂亮的眉毛,没有接话。摄政的嘴角扬起微笑,旋即又敛起笑容,然后令人惊讶地说出了莉莉欧佩期盼的话:你的人选如果是将要成为剑之祭司的少年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莉莉欧佩的脸庞瞬间微微泛红,随即平静下来。摄政的话,虽然看起来好像是在撤回之前的反对态度,但从另一个角度想,就是他一定要成为剑之祭司,摄政才有可能允许。一切都还是未定数,可是莉莉欧佩不久后还是微扬起眼眸,回答说:爸爸您说的也没错。不管怎样,我不要失败者,与我相配的非得是胜利者才行。无论是决斗的失败者、银色精英赛的失败者,亦或是无法成为剑之祭司的失败者,都是她认定不配的。帮不上忙的日子,一天天地流逝。距离默勒费乌斯祭司宣布该放弃欧伊吉司了,已不可能生还,又匆匆过了两天。在那期间,达夫南也曾针对一种可能性,反复思索了好几次,但还是认为不合道理,因此保留着没说。他最近都是在思可理的课结束之后,先到默勒费乌斯祭司家一趟再回家。那天,他如往常一样,先去过默勒费乌斯祭司的家;回家一看,虽然天色还很早,但奈武普利温却已经回来了,而且看起来似乎正在等着达夫南回来。到这里来坐下,有点消息了。第一次提出疑点之后,奈武普利温就利用自己的权威做了一些调查,打听那些与达夫南同龄的少年们在事件当天的行踪,结果发现那天村民们在跑去藏书馆之前,有人记得曾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,可疑地站在村子入口。还有,在与思可理学校的校长谈话过后,他打听到有几名学生前一天还很正常,但在火灾隔日,就突然因为身体不舒服而没到思可理上课;那几个学生之中,有两个在火灾发生后的第三天还是继续缺席,不过并不包括艾基文。依据我们的推理,虽然已经可以确认是那些人,但是没有决定性的证据也是没有用的,除非奇迹发生,让欧伊吉司醒过来,说出一切真相,否则惟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自己出来自首。真是急死人了。奈武普利温将双手交叉抬高放在后脑袋上,轻轻地呼了一口气。达夫南明白他之所以坚决站出来,并且连这种调查也做,是为了要消除自己的罪恶感;一想到这,达夫南的心也变沉了。要有其他的办法的话,那只有悄悄地让那些臭小子心生害怕。举例来说,你进去藏书馆的时候,其实欧伊吉司还有点意识,留下了一些什么话。嗯,奈武普利温,你以前在培诺尔宅邸时……那时,兰吉艾的妹妹兰吉美,你想起来了吗?奈武普利温似乎马上就明白了达夫南想说的话。那叫作-心灵沟通。你是要问那种方法可不可以用在欧伊吉司身上?当然可以试试看……不过不太建议使用,因为使用对象需要具有某种程度的体力,使用起来才安全。而和当时的兰吉美比起来,欧伊吉司的身体正在极度恶化,如果和别人的灵魂直接碰撞,所产生的冲击,说不定会让那仅剩的微弱呼吸就此断气。达夫南突然冒出一句:如果有某种超然的东西存在,而且完全目睹当时的情形……那样就好了。你是说月女王?可是月女王即使每件事都看在眼里,在这种情况下,通常是什么话也不会说的。达夫南想要说的并不是月女王,于是又吞吞吐吐地说:除了月女王……打个比方,比如说像死去的人的灵魂一般,因此留下来到处流浪……你现在在说什么啊?奈武普利温诧异地转动着眼球,正眼看着达夫南。你认为那天在藏书馆里面,除了欧伊吉司之外,还说不定有其他什么人死去吗?啊?当然不是……不是就好。等一下,你该不会是说,万一真的有那种灵魂的东西到处徘徊,他们可以轻易地就和我们对谈?那个……达夫南被问得语塞了,即使自己说了,也没办法确定奈武普利温一定会相信,要是杰洛叔叔在场的话,会比较容易说明。然而,令人吃惊的是奈武普利温居然这样说:所以说,你有亲身经历过那样的事?至少,你相信有那样的事,对不对?我说的对吗?

本文由文学小说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符文之子,第二十二节